撫摸火,鼻孔湊近火焰,
聞著烤指頭的香味,詭異地笑出聲。
這是琴鍵,或者愛情的味道?

你瞇起眼睛,在空中畫線,雙臂如單飛的雁,掠過冬天
河岸,迤邐不斷的鵝卵石。
等指骨焦黑了,
風化了,你蒼白地墮落,直到沒有顏色。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