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演社藝術總監王榮裕老師為學員講金枝演社的故事。

金枝演社,我和它的緣份不淺。

第一次在小劇場看戲,看到情不自禁地起立鼓掌,是金枝在台北(華山)酒廠廢墟演出的《祭特洛伊》。去年我在淡水找到工作,發現工作的地點,竟是金枝曾經作為環境劇場(觀音山恩仇記)的古蹟——殼牌倉庫。

金枝演社在淡水社大開了一門《金枝演社戲劇私塾》,在金枝演社排練場上課。還記得去年夏天,為了巡堂需要,我騎著機車探路,穿過淡水市區,往北新路後山去,經過路口老榕樹和一排金針花,就看到果園旁的金枝演社,它安靜地掩上大門,像是後台調整呼吸、準備上台的演員。雲淡風輕,沒有今年那麼熱,不遠是婉約的大屯山,綠意洋洋。


◎金枝演社施冬麟老師指導社大學員肢體訓練。他即將推出新戲:《仲夏夜夢》(在戶外演出)

去年十一月在淡水藝文中心看了《浮浪貢開花》,「浮浪貢」阿才一出場,就說自己來自淡水「油車口」(恰好是我現在租屋寓居之地)。我遊子的心被劇中不斷離家出走的阿才牽引著。心想:「男人為什麼要遠走他鄉?又為什麼近家情怯?……」多愁善感的我心酸酸。

大聲哭、大聲笑的「胡撇仔戲」,《浮浪貢開花》急轉直下的結局,稀釋了原本累積的情緒。後來才聽說今年「浮浪貢」要二度開花。

【台又聳《浮浪貢2》 品味古早幸福】

◎陳淑英/台北報導(中國時報  2007.08.06)

梳著光亮的油頭,穿著花不溜丟的紅襯衫,很台、很聳,很土—金枝演社劇團那個讓中年男人笑出眼淚,女人看完戲捧著幸福心情的浪子「浮浪貢」阿才回來了!

阿才昨天在西門町誠品生活館,用誇張不標準的國語宣布:金枝八月十六至十九日將在紅樓劇場演出《浮浪貢開花2》,這一次他有暗戀對象,雖然最後失戀,失意又失望,但他還是「把悲傷留給自己,把祝福送給愛人」,再度流浪去。

阿才說著老梗的台詞,配上滑稽的表情,惹得現場觀眾大笑。金枝演社導演王榮裕看著這一幕說,就是要讓觀眾看完戲後,帶著快樂回家,慢慢品味古早的幸福味。

《浮浪貢開花2》的故事背景設在早期台灣社會,王榮裕說,試想,三、五十年前的環境比現在還苦,以前的人都能笑得出來了,現代社會更富裕,為什麼還這麼憂愁?王榮裕說,千萬別以為要有錢才有幸福,幸福很簡單,「每天多笑笑,這種快樂會生出熱情散發出去,就是幸福。」

再做「浮浪貢」第二集,王榮裕說他實在太愛「浮浪貢」了。他解釋,在日據時代,浮浪,代表流浪漢的意思,貢,則是早期台灣人對志同道合者的暱稱。「浮浪貢」雖是一個來自民間的語言,但有如夜來香一樣,散發出一股濃濃台灣味!飄浪卻志同道合的一群,既幸福,又有一種能穩定社會的力量。

《浮浪貢開花》一、二集的演員群,都不是俊男美女,角色設定也沒有小開千金,都是小人物。在第一集離家流浪的阿才,這次回家,他暗戀上一個十分自我保護的菲菲,經過一番笑淚交織的故事後,男主角再踏上流浪之路。

王榮裕用俗擱有力的方式說故事。演員穿五○年代的服裝,有中有西,華麗風兼具庶民感;台詞有國語有台語,表演有歌有舞,還有歌仔戲唱腔,用誇張的手勢、說誇大的念白,營造出不矯揉不造作,娛樂感十足的「胡撇仔」世界。

而就在小市民的喜怒哀樂裏,台下的觀眾忘記一簾幽夢的俊男美女,忘記韓劇的淒美浪漫,管他台上多麼的「台又聳」,在自在放鬆後,個個露出笑意。「這就是我們要帶給觀眾的簡單幸福味。」

延伸閱讀>>
金枝演社
淡水社區大學
均吾戲言—施冬麟的Play人生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