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處洋紫荊綠蔭形成的拱門就是鄉村花園的入口,我私自在入口附近立了一個不規則形狀的水泥,想在上面寫「風之谷」三個字,因為九降風起時,風勢十分驚人——然而,父親卻把風之谷當作「原石腳底按摩步道」的名字,立了一個醜陋的指示牌……

風之谷的娜烏希卡,我對不起妳。



白花的單瓣扶桑。朱槿又名扶桑,在這裡我特意使用不帶顏色意味的「扶桑」這個名字。

錦葵科常綠灌木,原於中國大陸華南一帶。據說它還是可以驅鬼避邪的植物……真是太神奇了。



扶桑很適合風之谷的水土,生長情況都不錯,所以我種了許多種花色、花形的扶桑花,其中我最
喜歡的是單瓣的白花和黃花的品種。

常在花上看到的,就是大橫紋芫菁這種昆蟲,牠們總是把花瓣吃得花容失色。



石蒜科的蔥蘭,有一個詩意的名字叫作「風雨蘭」,據說常開花在雨後,所以前陣子下大雨,我就常去看它們開花了沒……結果沒有,遲至這幾日才開。

這叢蔥蘭是在台北市內湖某個園藝中心買的,它的花朵看起來較為剛直,不像下圖的蔥蘭,花形比較嬌柔。



這朵蔥蘭的花朵,遭咪咪小花狗來回輾壓兩次,所以花瓣出現折痕。

奇怪的是我對蔥蘭有一種莫名的喜歡,高中時代曾在校園宿舍附近的草地上發現它的蹤跡,當時
很想拔幾棵回家種——是否當年的慾望沒有滿足,就轉化成喜歡,深植在潛意識裡?



台灣百合——最近正是它們的花期,點點白影,像白鷺鳥。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