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9/16)下午自淡水趕赴板橋觀賞江之翠劇場的《陳三五娘》。老家在新竹,假日搭國光客運返鄉,總要經過板橋新站,再折上北二高。板橋對我而言,就只是一個站名。走出捷運新埔站4號出口,往文化路走,台北縣藝文中心就在縣議會後方,社區的氛圍頗寧靜安適,縣議會前方的花圃種滿了射干,此時正開花結果。

這場演出為索票入場,我手上的票是徐老師送的。他是江之翠劇場裡彈奏琵琶的樂師,演出時著紅衣綠裙,一副古人衣著。我對南管不甚了解,隨著戲劇和演唱,笛子是主旋律,琵琶輔之,好奇的是有「新潮」的打擊樂作襯底,或急或緩地跟著情節步調。

現場觀眾的水準參差不齊,坐我後方的中年男人,全場猛按數位相機的快門(且不取消快門卡嚓聲),以鏡頭代雙眼看戲。又有國中女生一群,中場來去數回,鶯聲燕語兼腳步踉蹌,音效驚人。

台上的演出頗精緻,三名「受害者」(陳三、五娘、益春)的齊唱尤其動人,但我想,目前為止,傳統梨園戲的文本應無法感動我,我總想到它在官紳宅院私人戲台上搬演的歷史場景,有音韻之美,娛情效果,卻無藝術的顛覆力量。這是文本的問題,和江之翠劇場無關。

一群年輕人投身傳統的延續,熱情可感,動機令人好奇。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rkun
  • 動機不能是單純的喜歡嗎?

    七子小梨園或許一直是在官紳宅院私人戲台上演出,但南管演出時也不時會演唱戲曲中的曲目,所以我並不覺得南音、梨園戲就沒有"藝術的顛覆力量"。

    以上是一個鍾愛南管到了很想親自去學樂器的樂迷意見。
  • 因為課程的關係,得以接觸南管戲曲。那門課是由徐老師授課,帶領學員從欣賞開始,學唱一些特定的曲子,甚至演奏樂器。

    如果說,單純的喜歡,我也是單純地喜歡南管,在課堂上很短的時間內,聽到的南管音樂,典雅婉約,我的腦海中總會出現月光下的亭台樓閣,文人在其中獨步的情景。我是抱著這種想像,去板橋看《陳三五娘》。我並沒有失望。

    但拿《陳三五娘》和從前經歷過的現代/後現代劇場文本相比,對我而言,它的確少了「顛覆」的力量——一種讓世界觀改變的力量。

    fuhoren 於 2007/09/20 11:0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