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開演前,去逛了旁邊的誠品書店。臨時起意逛的,所以沒有帶會員卡。我買了一本雜誌,店員說:「有會員卡嗎?可以用其他證件查對一下會員……」

我說我有終身會員卡,但是忘了帶。一邊在終端機上輸入號碼,店員開始解說/推銷「換卡活動」,櫃檯桌面上有新卡的樣本,我瞄了一眼,實在無法引動人換卡的慾望。我老實地說:「其實我知道這個活動,但是我喜歡原來卡片的樣子。」

這時店員似乎有點歉意,說:「我們並不強迫……。」

走出書店,我在想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奇怪的堅持或戀物,也許我懷念的是舊時的誠品,在它還是純粹的書店的時代。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momoshu
  • 我也是剛好去誠品時,知道這活動,一開始也是在猶豫,後來工作人員有再說明:原卡可以保留!

    所以我也就換了
    (也喜歡原來卡片的樣子)
  • 誠品如果把書店的品牌和商場的品牌分開來,或許書店的品牌價值可以保留得完整些。

    最後是誠品自己落實了他人對它布爾喬亞的批評。

    fuhoren 於 2009/04/16 17:46 回覆

  • 西恩
  • 「最後是誠品自己落實了他人對它布爾喬亞的批評」

    這句話聽起來怪怪的,你確定真的是批評嗎?若把市場的反應解讀為一種消費大眾的評價的話,恐怕不是批評,而是期許吧,因為他們確實贏了啊。除非,你所說的"他人"並不是布爾喬亞。不過話又說回來,布爾喬亞會去批評別人布爾喬亞原本就是一件非常難以想像的事情,所以,我想我明白你所說的"他人"是指哪些人了。
  • 我搬到一座新的城市,一開始也是問:「有沒有誠品書店?」過了幾天,就去逛了。

    fuhoren 於 2009/10/30 09: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