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0101.jpg

所有的
記憶的或失憶的
恰是天花板
中央
一管燈
抬頭向上
越過禿頂
還未見
後面那位
俯瞰的雌蚊
你就不斷
蜷起縮小
扭捏
呻吟
我只是
一塊紙
印滿油墨
指紋
烈士的血。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