黴斑暈染了詩集的第32頁
再翻下去就是雨聲了
你閤上僅有房間的門
又閤上淡水一晚的潮汐

沿著忠烈祠的坡道俯衝
老樟樹的落葉在身後飛起
千百條枯萎的魂魄
在小徑的半空沙沙地響著
迴旋而蒼涼的低語
你總以為是故人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