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在酒肆望見老友的一頭白髮
呃 他也數清我的魚尾紋
面面相覷之中 已經摻雜很多的冷水

酒未酣 歌不停 已經不再以情歌取暖
在這冬寒料峭的時刻 忘記
忘記我們是互相隱居的人 那昔日已經成為一座山
未來還是流體
是我們的酒 或我們的淚水 或我們蒼蒼的白髮

老友,獨吟我們的歌調
在你回去的時候 社會有風雨 你肯定又將寂寞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