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澈(聯合新聞網.081705)

入夜之前有一盞路燈先亮了
在小學校門口邊彷彿一顆眼睛
它看著我在門口站了一陣子
我和它好像都在等著天黑

夜色難於測量夜色沒有重量
但它的腳步卻使我想起
第一天上小學校時我回頭追趕父親
在校門口看見他漸漸走遠了……

我們曾經在天黑之前
一起來到小學校的操場
繞著操場散步
他農夫的腳步很不適合繞操場

那時我已知道他去日不多
他或許也知道或裝著不知道
那個診斷他絕症的醫生
在繞操場和我們相遇時點頭微笑

繞操場的人越來越多
彷彿漸亮的星群
一直繞著銀河中心旋轉
為了活著走下去

父親已經去世三年
荒蕪的西瓜園面積正在縮小
已經和小學校操場差不多
小學校操場就像一顆特大特圓的西瓜

我一個人繞著操場至深夜了
差不多是來回走完卑南溪下游的時間
銀河系的星光越來越密
那裡彷彿還有父親彌留的眼神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uhoren
  • 曾經在一個反戰遊行的晚會裡,看到、聽到詹澈現身讀詩。他常被冠以「農運詩人」的稱號。
  • fuhoren
  • 文本:http://poetic.ayinfo.cn/xdsc/zz/zhanche/000.htm

    詹澈,本名詹朝立,一九五四年十月三日生於彰化縣溪洲鄉畔村,因八七水災於一九五九年舉家遷居台東至今。屏東農專農藝科畢業,在校時即為校刊「南風」主編,於校刊上發表多首浪漫寫實的、口語的、直述的長篇敘事詩,如「阿花的故事」、「阿火伯的故事」等與當時詩壇詩風極不相容之習作。至一九七六年與李男、羅青創辦之「草根」詩刊上大量發表「身世篇」等作品。一九七六年屏東農專畢業,一九七八年服完常備兵役,回台東與父親種西瓜。一九七八年秋末赴基隆幫王拓競選國大,上台演講二二八,選舉因美國與中共建交而停止。當時亦被列入緝捕對象,常躲在戲院或回台東,南北奔波。後參與夏潮、鼓聲、春風什詩編務,都因雜誌被禁而停止。一九八○年左右許多長篇敘事詩(政治詩)於政論雜誌上發表。一九八八年參與農運,擔任東區負責人及農民聯盟副主席。一九八九年赴韓、考察農業,一九九○年赴大陸考察農業。一九八三年出版第一本詩集《土地請站起來說話》(遠流),一九八六年出版詩集《手的歷史》,一九九五年出版散文與詩合集「這手拿的那手掉了」,詩集「海岸燈火」出版。一九九六年至北京參加台灣文學研討會,一九九六年(西瓜寮詩集)獲第五屆陳秀喜詩獎,一九九八年「勇士舞」一詩入選一九九七年度詩選,並獲年度詩人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