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名:馬奎斯的三場葬禮(The Three Burials of Melquiades Estrada)
導演:Tommy Lee Jones
編劇:Guillermo Arriaga
演員:Tommy Lee Jones、Barry Pepper
□長春戲院

大概快兩年沒來長春戲院這邊看電影了,搭捷運淡水線到中山站,轉公車到南京、松江路口,再步行到長春路,發現戲院旁的麥當勞已經換新裝,改成「麥當勞咖啡」(McCafe),而松江路上的何嘉仁書店已經關門,一時之間,買完票的我們,無處可去。

原來是這樣子的,不必在意電影開演的時間,逕自買電影票,多出來的時間,可以就近到何嘉仁書店看看新書,又或者到麥當勞喝杯飲料、聊天……在長春戲院週邊,原來有「電影院+書店+休閒餐廳」的理想組合,如今金三角缺了書店的一角。

看著關閉的店門,落地的玻璃窗上貼著出售的招貼,心想:「長春戲院(背後的六福企業)可能買下這個地方,開一家藝術電影為主題的書店+咖啡館+輕食餐廳嗎?」

也許因為這樣,台北市可以增加一處人文地景。



□馬奎斯的三場葬禮

電影的劇情很簡單。

美墨邊境的菜鳥巡警麥克,誤殺了非法入境的墨西哥男人馬奎斯,他草草地棄屍荒野;稍後,他的同僚發現了屍體,美國警察當局卻輕率地處理這個命案,迅速地將屍體掩埋在地下,只立了一個「馬奎斯.墨西哥」的十字架。

馬奎斯之死,只有他的美國人好友,因工作結識的彼特(Tommy Lee Jones 飾演)在乎,他循線找到凶手,迢迢地將他綁架到墨西哥,直到抵達馬奎斯口中夢幻的家鄉,彼特用槍逼迫麥克親手埋葬馬奎斯——在馬奎斯的第三場葬禮,麥克悔過,完成了救贖,彼特卻踏上他的漂泊之路。

□被環境閹割的男人

電影裡有兩種男人。一種被美墨邊境的荒涼(單調的地景、乏味的生活)閹割,性功能出現障礙,如新婚的巡警麥克,他和妻子草率短暫的性生活;又如視墨西哥人性命如草芥的警長,在情婦面前,頹然地拒用威而剛。

另一種是生氣勃勃的男人,如馬奎斯和彼特,恣意和有夫之婦尋歡,自由地穿越荒漠,在不羈的生命裡,他們分享著孤獨,交換著「想要定下來」的願望。

問題是,生命要「定」在什麼地方?

□棲息

房屋仲介商熟練地介紹著新房子,麥克的新婚妻子滿懷興奮,他卻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餐館的老闆娘在電話中拒絕了彼特的求婚。即使背著丈夫和不同的男人外遇,她仍然選擇留在白髮蒼蒼的老伴身邊,留在荒涼的邊境。「我愛他。」老闆娘對彼特說,「你不會明白的。」

——生命要定在什麼地方呢?

馬奎斯透過一張虛偽的合照,向彼特訴說他的夢。照片中,他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美麗的妻子和健康的子女,在夢境般的故鄉等待著他的歸來。

「如果我死了,請你把我葬在故鄉。」

馬奎斯的生命「定」在夢裡。電影的最後,彼特和麥克才發現,馬奎斯描述的家庭和故鄉,全都是虛構的。妻子是別人的妻子,故鄉連地名也不存在。真相大白,彼特心想:馬奎斯是如何活下來的?他自己呢?又該怎樣活下去……

□以生命為鏡

「馬奎斯」這個名字,讓人想到《百年孤寂》的馬奎斯,而電影的確著帶著魔幻寫實的趣味。

前段時間交錯的敘事,直至後段漫長奇異的救贖之旅,生人與屍體的互動,沙漠中濃豔的黃花叢,虛構的故鄉風景,種種拼貼著邊緣的、流離的、生命的實相。

片中的角色,常常彼此凝視著,他們在對方的生命裡看見了自己。而凝視著銀幕的我們,面對這龐然遙遠的虛構,又可以看清多少自己的生命?

■延伸閱讀>>
【馬奎斯的三場葬禮】電影官方部落格

■延伸聆聽>>馬奎斯的三場葬禮電影配樂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sw
  • 這篇影評真好!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