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摘自蘇紹連著《隱形或者變形》(九歌,1997年初版)

■沙漏

僅有一個生命,為什麼要有兩個軀體?

我們結合在一起,只是為了反覆計算時間麼?我們是兩個反向的透明盛杯,底部連接,以一道細管互通你我的生命之沙。

當我在上,我不能阻止我的生命之沙,一顆粒,一顆粒,流入你的體內。我從滿滿的擁有,逐漸變為空無,啊啊,生命應該是你的。

可是,時間的手把我們翻轉。當你在上,我看見你的生命之沙,一顆粒,一顆粒,流入我的體內。我不禁的,吶喊,流涙,這些沙子反覆流入我的體內及你的體內,而為什麼,我們不能同時存活在一個時間裡?


■冷熱飲販賣機

站在走廊下,面對著發炎腫痛的街道,我身上的冷與熱,如何裝成一杯一杯,或一罐一罐,讓需要的人投入錢幣,喝一杯我的熱,飲一罐我的冷。這是我每日的思考,我如何讓冷血和熱血在同體循環。

現在,有一個面目黧黑的小孩向我走來,他枯乾的兩眼窪地,嵌著兩枚被燃燒過的瞳仁。他向我走來,沒有錢幣的他伸出瘦弱的雙手向我乞討,我彷彿是無動於衷的,許久,他失望的走了。而我,內部早就忍不住的激動著,彷彿是冰山崩毀,火山爆裂。沒有人知道,我為了一個貧窮的小孩,一座冷熱飲販賣機自動的故障了。


■鞋子

一雙走過許多路的鞋子,從來不知它運載的是誰的腳,腳是誰的身軀,身軀上是誰的頭,頭從來沒有低下來,瞧它一眼。有一天,它破了,腳自鞋中抽出,離它而去。

被棄在路上的破鞋子,在死去之前,它努力的走了起來,不必腳來帶動它,更不必腳上的身軀,身軀上的頭來指引方向,不必,它自己走了,走到路的盡頭。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