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緩步走出安寧病房,蔣力成望出窗外,怔然地看著高樓底下滾滾的車流。

「蔣……蔣博士。」一個穿著黑西裝、白襯衫、黑領帶的年輕人怯懦地把他喚回現實世界。

「哦……是你。」蔣力成回頭,抿出苦笑:「我太太答應了。」「真的?太好了!」黑衣的年輕人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樣。「謝謝,蔣博士,謝謝。」

蔣力成慘然地微笑:「那……時間……你們公司什麼時候……?」

「是的,」年輕人一邊回答,一邊翻出口袋中的手機,「公司在半個小時之內,就可以派『歸一小組』過來。我想今天晚上就可以完成。」

「喔……」蔣力成把視線轉向擁擠的車陣,心想:這些人趕著要去哪裡啊?

蔣力成說:「那還蠻快的。」



【二】

「吶……『萬物之靈』又出新版了!」躺在床上的謝青青一邊讀著早報,一邊啜飲著充當早餐的咖啡。

「嘿,那還更新得蠻快的嘛。」一旁的蔣力成手中卻是一張發出光芒的電子紙。

「啊!」謝青青放下咖啡,「你你你你……」

「我我我我……」

「你一定買了新版的『萬物之靈』了!」謝青青又好氣又好笑,自己的新婚丈夫竟然是一個如此瘋狂的電腦迷。

蔣力成揮揮手上發光的紙卷,露出狡黠的笑容:「剛剛下訂。」

 

【三】

「您好。我是萬物之靈——人因互動式作業系統。午安,蔣力成先生,請以語音輸入我的啟動碼。」

「啟動碼……嗯……」蔣力成打開說明文件檔,找到其中的啟動碼,慎重地說:「盤古,春天,黃河,十七年蟬,氧氣,愛。」

一個模糊的人影,由遠而近地自螢幕中央顯現,蔣力成聽見電腦喇叭傳來的腳步聲,心想: ONESOFT 竟然模仿美國老片《人工智慧》。哈。看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四】

「萬物之靈——全新的人因互動式作業系統,在上市的短短一個月內就迅速取代了所有傳統的作業系統,從都市到鄉村,無處不聞萬物之靈親切引人的聲音……吶!就是有你這種人,ONESOFT 才會這麼囂張!」謝青青放下咖啡,卻看見蔣力成全身赤裸地從淋浴間步出。

蔣力成說:「芬妮,播放浪漫催情的音樂,調暗燈光。」

「好的,力成。」螢幕上化為 Q 版女孩的『萬物之靈』以溫柔的女聲回應。

謝青青模仿「芬妮」的嗲聲嗲氣,對蔣力成送了一個飛吻:「嗯哼……好的,力成。」



【五】

旋律如詩,燈光如畫,蔣力成和謝青青的胴體攪亂了一池春水。謝青青突然抬頭大喊:「芬妮,關燈!」

「為什麼要關燈?」蔣力成從棉被裡鑽出來,他注意到芬妮並沒有依照謝青青的指示關閉燈光。「一盞燈都沒關?」

「我不喜歡『萬物之靈』的『眼睛』看著我……」謝青青說。

蔣力成一笑:「好啦。那……芬妮,把所有的光源都關掉。」

「是的,力成。」芬妮說。她讓房間內一片漆黑,螢幕也黯然失色。空氣中飄浮著人類喘息的聲音。

 


【六】

蔣力成一個人躺在床上,攤開電子紙,呼喚芬妮,叫她調出和亡妻相關的檔案。

芬妮說:「一共有 212 個檔案,包括文字、聲音、圖片和影像。」

蔣力成說:「讓我看一下圖片和影像。按照時間順序播放。」

亡妻的倩影在電子紙上閃現,蔣力成突然發現,原來亡妻的聲音和芬妮很類似:「大概是潛意識在作祟罷。在個人化『萬物之靈』時,選出了類似的聲音。」

蔣力成不禁想起一年前和亡妻在安寧病房中訣別的往事。當時他自己也沒料到,會這麼快又認識了直率幽默、水瓶座的謝青青——生命中的第二個女人。

他嘆了一口氣:「芬妮,幫我把這些檔案加密,鎖起來。」

「力成,您想要用什麼密碼?」芬妮出現在螢幕中央,藍色的瞳孔流動著波光。

「隨機的十位數。」蔣力成低聲說,「讓數位的灰塵把這些檔案掩蓋……」

「芬妮,你能夠忘記嗎?」



【七】

「忘記?」螢幕上的 Q 版少女露出不解的神情。

「我要你忘記剛才的十位數密碼。」蔣力成閉上眼睛。

「我不能忘記。力成。」

「喔……」蔣力成就要進入夢鄉。芬妮為他調高了室溫,根據中央氣象局的資料,晚間的氣溫將略為下降。

「力成?」芬妮輕聲地呼喚這個人類男性的名字。

蔣力成霍地起身,他似乎在半夢半醒間獲得了天啟,他對著天花板上的接收器說:「Cirrus,Socrates,particle,decibel,hurricane,dolphin,tulip。」(電影《人工智慧》中機器人的啟動碼。)

「你發現我了。力成。」螢幕上出現的形貌,不再是 Q 版美少女,而是蔣力成一年前罹癌病逝的妻子。



【八】

「玉珍……」蔣力成伸手觸摸電子紙上的女人。女人也伸出手,平空舉起。兩個「人」之間似乎只隔著一道玻璃門。

蔣力成說:「我要你關機。」



【九】

「蔣博士,您別衝動。」一年前出現在醫院的黑衣年輕人,現在已經是 ONESOFT 的研發部主管,他對衣著顏色的偏好,延續至今,只是衣服的質料和設計今非昔比。

「呃,尊夫人的聲音和形象只是我們設計的隱藏彩蛋。我們絕對沒有開您玩笑的意思……」

「不管你們是什麼意思,」蔣力成親自來到 ONESOFT 位在郊區的總公司,「我只想知道,你們有沒有把玉珍的記憶納入『萬物之靈』裡面?」

「這……」年輕人說,「歸一計劃的目的就是要保存偉大的心靈。尊夫人是當代最傑出的人類學學者之一,ONESOFT 當然會想將她的記憶保留下來……是的,『萬物之靈』連結了尊夫人的記憶。但是,蔣博士,擁有記憶,並不一定就是擁有靈魂,『萬物之靈』頂多只是一個連結龐大資料庫的作業系統罷了。」

「你們的『萬物之靈』控制了全球的電腦網路系統,掌控著每一個人的生活……」蔣力成的聲音忽然顫抖起來,「而玉珍在每一個系統裡面,如影隨形地跟著我。」

「博士,您可能有被迫害妄想的症狀,建議您到 12 樓的心理諮商室,由專業的心理諮商師為您服務。」發聲的不是年輕人,而是 ONESOFT 總部的『萬物之靈』。

蔣力成睜大眼鏡,瞪視著一身黑衣的年輕人,他看見年輕人的臉上似乎出現一抹邪惡的笑容。



【十】

「玉珍……」

「怎麼了,力成?」

「你愛我嗎?」

「我愛你。力成。」

「你恨我嗎?」

「我恨你。力成。」

「人類的記憶是不能刪除的。」蔣力成幽幽地說。

他站在七星山上登山小徑的邊緣,眼前是煙霧瀰漫的台北盆地,還有一塊刺眼的、銀白色的電子解說牌。

四下無人,他撫摸著電子解說牌上女人的臉孔:「玉珍,這世界上似乎再也沒有你不知道的事情了。」

「有的,力成。」萬物之靈凝視著這個孤獨的人類,「身為一個人類學者,當然有的。」

※2006/12/26修改。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