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薩拉沙泰,呼叫薩拉沙泰。」小岡一邊操縱著方向盤,一邊呼叫在三號行星軌道上盤旋的宇宙級星鑑薩拉沙泰號。「諾布倫,檢查一下通訊器!」

「啊,有回應了。薩拉沙泰,這裡是先鋒號。我們已經通過三號行星的大氣層,正在尋找安全的降落點。下次回報時間在 1230 。完畢。」

銀白色的探索船先鋒號劃過三號行星灰濛濛的天空,透過船上的螢幕,小岡看見這顆行星的地表上遍佈著巨大的方形建築,無數金屬製的交通工具在立體的道路系統上奔馳,還有幾條黑色的溪流,筆直地穿過建築群奔向陸地東邊的海洋。「諾布倫,你覺得三號行星怎麼樣?」小岡的心裡有點失望,這顆星球不如他想像中美麗。為了探索這顆傳說中的藍色行星,薩拉沙泰號特地偏離既定的航線,多飛了幾十光年。

「失常。失常。正常率只有百分之十!」諾布倫機器人的外型看起來像粗短的蠟筆頭。「小岡,通訊器故障了。」

「你才故障啦!」小岡覺得好氣又好笑,「叫你檢查通訊器是三分鐘前的事了!」

「喔!」諾布倫用伸縮手臂搔搔自己光滑的頭部,「看來檢查通訊器要花費很多處理時間呢。嗶。我發現一個安全的降落點了!」諾布倫指著螢幕的右上角,「有一片綠色的森林!」




小岡將先鋒號停在草原上,諾布倫啟動隱蔽裝置,原本銀白色的船體瞬間變成綠色,乍看之下,探索船好像變成一座長滿青草的小山丘。

「唔,這裡看起來還不錯。」小岡收拾剛才失望的情緒,把必要的裝備放進背包,走出先鋒號。

諾布倫已經早一步探查環境了。「嗶。發現危險生物!」諾布倫揮舞著伸縮手臂,「小岡,快過來看啊。」

「好!你離它遠一點!」小岡趕緊跑過來,發現諾布倫已經被某種植物的種子擊中,倒在地上。「諾布倫!你怎麼了?」

「嗶。我沒事,只是反應過度。」諾布倫一骨碌地爬起,「這種開著黃花的植物會發射子彈耶。」它撿起一顆深色的種子,「它的果實一受到外力,就會彈射出數十顆種子。」

「嗯……的確很奇特。」小岡左顧右盼,深怕自己不小心碰到這種植物的果實,他把一顆種子放進採集袋裡,不禁開始憂慮:「三號行星上的植物都長得很高大。不知道動物的體型如何?」突然間,他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響聲。

「諾布倫,快躲起來!」小岡躲進綠叢裡,沒想到聲音的主人一下子就走到他們身邊,牠是一隻渾身長著黑毛的四腳巨獸,體型甚至比先鋒號還大上好幾倍。此刻牠正圓睜著兩隻巨大的眼睛,凝視著一動也不敢動的機器人諾布倫。

「呼!」黑毛巨獸吐出一口熱氣,幾乎要把諾布倫吹倒。牠張開大口,伸出粉紅色的舌頭,朝諾布論舔去,似乎想把它吞進肚子裡。




「停!」

黑毛巨獸聽到一聲響亮的命令,硬生生地停止動作。

「停!你不可以吃諾布倫!」小岡從綠叢中走出來,手裡拿著電擊槍。電擊槍是探索員配備的隨身武器,可以發射電流把動物擊昏。

「竟然是人類。」黑毛巨獸驚訝地打量著小岡,兩顆眼珠幾乎要變成鬥雞眼。「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小的人類。」

「太好了!可以溝通!」小岡在心裡歡呼,他把電擊槍收進褲子裡,高舉雙手,表示自己沒有惡意。「它是諾布倫。請你不要傷害它。」

「噢。」黑毛巨獸又呼出一口氣,牠的聲音緩慢而悠長,「我也從來沒見過會說狗語的人類。」

「狗語?」原本呆若木雞的諾布倫突然恢復神智,「你是狗?」黑毛巨獸點頭。諾布倫向小岡大喊:「嗶!在我的資料庫裡面有狗的紀錄。它是人類最好的朋友!」

「嗯……」黑毛巨獸轟然地趴下身體,「人類叫我黑拉拉。母親叫我咪咪嗚,意思是與人共舞。我小時候很喜歡親近人類……。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人類說人的一年等於狗的七年。你呢?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個子這麼小?」

「我是小岡。我和諾布倫來自另外一個銀河系。」

「銀河系?嗯。不懂……」聽完小岡的自我介紹,黑拉拉似乎就滿足了好奇心,牠皺起鼻子,朝空氣中嗅了嗅,「公園裡應該有食物才對啊。唉……」牠站起來,垂頭喪氣地俯視著小岡和諾布倫,「很高興認識你們。但是我得走了。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餓得發昏。」

諾布倫拉了拉小岡的衣角,低聲地說:「先鋒號上還有一個月份的存糧。」

小岡會意,揮著手向黑拉拉叫道:「黑拉拉,我們一起回先鋒號吧!船上有食物!」

黑拉拉眼睛一亮,搖動著又粗又長的毛尾巴,「真的?真是太謝謝你們了。」

「船在那裡。跟我們走吧!」小岡指著森林另外一頭。

「嗯……」黑拉拉低下頭,「你們上來吧。我載你們一程。」

諾布倫立刻就攀著黑拉拉的毛髮往上爬,大叫:「小岡,快上來呀!」這下小岡也不好意思拒絕,他跟著諾布倫攀上黑拉拉的脖子。黑拉拉等小岡和諾布倫抵達自己耳朵附近,才邁開大步,開始移動。

「哇!好高!速度真快。」黑拉拉就像一座會走動的大山,腳下的花木、樹叢應聲而倒,諾布倫四處張望,「那裡有一排黑色的金屬巨柱。還有那裡,好大的花瓣,和蓋亞星上的太陽菊很像。」

「唔,」小岡心裡也感到十分驚奇,三號行星和他在課本上讀過的母星很類似。「黑拉拉,那些黑色的柱子應該是燈柱吧?」

「是啊。晚上會發光的柱子。」黑拉拉的心情似乎變得很好,「人類叫它們路燈,公狗們總是在柱子底下尿尿。這一帶的晚上比白天還亮呢。」





「我們到了。」諾布倫遙控先鋒號上的隱蔽裝置,綠色的船體立刻恢復成銀白色。黑拉拉低頭看著先鋒號,口水不禁汩汩地流出來,因為它的外型看起來就像一個大蛋糕。

「諾布倫,打開貨艙門。」

「蛋糕」的下層開啟了一個圓孔,一堆五顏六色的「巧克力球」滾落在草地上。

「嗶。」諾布倫鑽進先鋒號的貨艙,從貨艙裡推出更多的「巧克力球」,黑拉拉凝神細「聞」,卻嗅不到巧克力的氣味。

「好險,不是巧克力。」黑拉拉自言自語,「狗吃巧克力可是會死的啊。呼!」

小岡在七彩的圓球堆中,選出一枚黃色的圓球,「黑拉拉,這一顆是黃蕉果的種子。」他又拿起另一枚紫色的圓球,「這是紫葡果的種子。」

「嗶!我推薦水瓜果的種子。」諾布倫捧著一顆橢圓形的綠色種子,「這是所有的種子裡面甜度最高的。」

「噢。這些全部都是植物的種子嗎?」黑拉拉突然覺得口乾舌燥,這些種子看起來不大可口。

小岡點頭,「這些可食種子是我們從宇宙各個有生命的行星蒐集起來的。」

「呼。沒肉菜也好。流浪狗沒有選擇食物的權利。」

黑拉拉伸出舌頭,舔了一堆豔紅、奶黃、鮮綠的種子,才剛入口,一瞬間各種香氣就在牠的口腔中爆發,是花香,是果香,有的種子更發出剛出爐麵包的奶油香;就在交織的濃郁香氣中,深深淺淺的甜味分泌出來了,清甜、鮮甜、甘甜,黑拉拉從來沒有嚐過這種味道,像水果口味的冰淇淋,又像冰淇淋口味的水果——「嗯?有這種水果嗎?」黑拉拉心想,「這些種子真是太好吃啦!」

忽然,從路燈的方向傳來一陣啪啦啪啦的聲響,黑拉拉警覺地豎起耳朵,「噓!我聞到人類的味道。」牠對小岡和諾布倫低吼,「快!爬上來,我帶你們離開這裡!」

啪啦聲愈來愈近,黑拉拉看小岡和諾布倫已經抓住自己的腿毛,就慌張地跳離現場。小岡和諾布倫攀上黑拉拉的頭頂,向後方張望,看到一個穿著破爛衣服的巨人,一手提著一個大塑膠袋,另一手正高舉著他們的探索船先鋒號。





「現在的玩具,真是愈做愈精緻了。」巨人的手粗糙而乾燥,手背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斑點。他瞇起眼睛,就著陽光檢視著先鋒號的船體和零件。黑拉拉載著小岡和諾布倫,蹲坐在十公尺外看著一切無情地發生,巨人遲疑了一下,就把先鋒號扔進帶來的塑膠袋,和裡面的保特瓶、鋁罐擠在一塊。

「那個人類是拾荒者。」黑拉拉說,「他會把撿到的東西拿去賣。」他們看著拾荒者穿過草地,在花圃裡面又撿起一個保特瓶。

「人類有好有壞,有的人一看到我們就丟石頭,有的人會裝作沒看到,有的人會拿剩飯給我們吃。」黑拉拉嘆了一口氣。「我也是出來流浪以後,才知道這些。小岡,那個船對你們很重要吧?」

「嗶!沒有船就回不了薩拉沙泰號了!」

小岡望著巨人離去的身影,心想:「他的臉上有皺紋和斑點,應該就是所謂的老人。」小岡在課本上讀過老人的定義。「老人經歷過漫長的人生歲月,擁有豐富的生活智慧和經驗。」

「黑拉拉,你可以幫我們追回先鋒號嗎?我想我應該可以和那個老人溝通。」

「嗯……我試試。」黑拉拉一邊走向老人,一邊說:「很久沒有主動向人類搖尾巴了,不知道還管不管用。」

黑拉拉搖著尾巴,慢慢地靠近老人。老人看見一隻毛色黯淡的拉布拉多犬接近,臉上流露出憐憫的神情,「喔……,是一隻拉布拉多啊。怎麼了?」他蹲下來,伸出握拳的手,湊近黑拉拉的鼻頭。

黑拉拉感受到老人的善意,伸出舌頭,舔了舔老人的手背。「呵呵,好乖。」老人微笑,躲在黑拉拉耳朵內側的小岡發現,老人看起來並沒有想像中恐怖,反而讓人覺得想和他親近。
「老先生,您可以把先鋒號還給我們嗎?」小岡從黑拉拉的耳朵裡爬出來,大聲說。

「咦?」老人以為附近有人,左右看了一下。「誰在說話?」

「老先生,是我。」小岡站在黑拉拉頭頂,揮著雙手。「我在這裡!黑拉拉的頭上!」

「黑?狗兒你會說話嗎?」滿臉疑惑的老人低頭看著黑拉拉,才發現它的頭上站著一個小人。雖然活了一大把年紀,老人還是被眼前這個小人嚇得滾倒在地,一連倒退了好幾步。

「小矮人!小精靈!鬼!我的時候終於到了嗎?」老人慘叫了好幾聲,最後竟然躺在草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黑拉拉連忙跑過去,試著舔老人的臉頰和鼻子,但老人一點反應也沒有。「唉。小岡,你好像把這個人嚇死了。真可惜啊,難得碰見一個友善的人類。」

小岡和諾布倫順著黑拉拉的鼻樑滑行,降落到老人的臉頰上。小岡走近老人黝黑深邃的鼻孔,感到一股暖風撲面吹來——「他還在呼吸!諾布倫,快回先鋒號,把急救種子拿過來!」

「嗶——」諾布倫發出緊急的嗶嗶聲,飛快地鑽進那個大塑膠袋。它打開先鋒號的艙門,走進上層的駕駛艙,從駕駛座旁的置物箱裡,拿出一個透明的圓盒子。





諾布倫將伸縮手臂伸長到極限,把圓盒交到小岡手中。這個圓盒上有三個凹槽,分別裝了三顆種子。小岡打開盒蓋,小心翼翼地取出其中一顆紅色的心形種子。

黑拉拉不安地看著小岡的動作,小岡對牠微笑。「放心。只要吃下這顆急救種子,老先生應該會醒過來。」他把心形種子餵進老人的口中,然後跳上黑拉拉的鼻子。

過了幾分鐘,老人緩緩地睜開眼睛。黑拉拉和牠頭上的小人再度映入眼簾,這次他的心神鎮定多了。「你是來帶我走的嗎?」

「走?」小岡誤解老人話中的意思,他搖頭說:「老先生,我們沒辦法帶你離開三號行星。即使是薩拉沙泰號——我們最大的星艦空間也不夠。」

「星艦?你不是鬼?」老人坐起身,臉上也恢復了血色。

「不是,我和諾布倫來自另外一個銀河系。我們應該算是……外星人吧!」

「外星人……外星人真地會來地球。」老人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小岡和諾布倫。「你剛才說這個像蠟筆頭的東西叫諾布倫?」

「嗶!我不是蠟筆頭!我是機器人!」諾布倫在草地上跳來跳去,似乎對這個老人很不滿。

「呃,是的。諾布倫是我的機器人。我叫小岡。我們並沒有惡意,只是想探索這顆藍色的行星。」

「藍色行星……」老人聽完小岡的話,想了想,「你是說……地球?」

「這顆行星叫作迪球嗎?」

「不是迪,是地,陸地的地,地球。」老人解釋著。

小岡心想:「根據資料,三號行星總面積的百分之七十都是海洋,都是水,為什麼不叫水球,要叫作地球呢?」他不好意思提出質疑,就說:「地球這個名字真是有趣啊。」

老人笑著說:「我還比較喜歡藍色行星這個名字呢,只是……現在有點名不副實了。」

老人向四周望去,這座公園是偌大城市中僅存的綠地,但是人工化的程度很嚴重,在陰沈的天空底下,除了美麗的花草,刻意造型的樹木外,就是水泥鋪面的人行步道、廣場和公共廁所,看不見一隻蝴蝶,也聽不到一隻雀鳥。老人突然陷入一陣沈默,黑拉拉靠過去,舔了舔老人的手背,老人把手放在牠的頭上,輕輕地撫摸起來。





老人將先鋒號還給小岡和諾布倫。「希望不會破壞你們對地球人的第一印象。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只要我還沒向天堂報到,儘管來找我老王!呵呵呵。」

「唔,你們可以幫我一個忙嗎?」黑拉拉望著老王嗚嗚地叫了幾聲。

「黑拉拉,你還想吃東西嗎?」

「不是。我想請你和這個人類幫我救小潔。」黑拉拉說,「小岡,你可以幫我傳話嗎?他聽不懂我的狗語。」

「嗯。」小岡提高音量,對著老王說:「老先生,黑拉拉有話想對你說。」

「狗要和我說話?好、好。我倒想聽聽看。」老王和黑拉拉面對面地坐在草地上,小岡和諾布倫則站在老王的手掌上。

黑拉拉深深地呼出一口氣,這是第一次牠對「地球人」說話,一開始牠緊張地口齒不清,小岡耐心地聆聽,將牠的狗語翻譯成人話。老王的手掌移來移去,一會兒放在黑拉拉面前,一會兒在擺在自己的耳邊。好不容易,老王終於瞭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黑拉拉想請小岡和老王去救牠從前的小主人,一個罹患怪病的小女孩。

「小潔就住在那棟白色大樓裡。幾個月前,我偷偷地溜進去過,可是一個人類拿著拖把追打我,我只好逃出來。唉。要不是小潔生病,她的爸媽也不會把我丟掉。」

「可憐的小潔。」老王拎起塑膠袋,「走!我們上醫院去。」

「嗶!」諾布倫好像靈光一現,「我和小岡可以坐先鋒號去。」

「這樣子可以嗎?」小岡舉起那個圓盒,「我不確定急救種子對小潔是否有效,但是,我保証我們一定會看看她。」

「糟了!先鋒號無法起飛啦。」諾布倫搶先一步進入先鋒號,查看船體受損的狀況,卻發現經歷降落時的震動和塑膠袋裡的擠壓,探索船的動力系統已經故障了。「正常率是零。通訊器也失靈了!」




白色的醫院大樓一共有十層高,大樓前面是一座寬闊的廣場,一群人正圍著廣場上的噴水池,向水池裡面丟硬幣。一個白色的小天使雕像立在水池中央,他站在白色大理石雕刻成的雲朵上,手裡捧著一片不知名植物的葉子,身體沐浴在從天而降的水光中。

老王對小岡解釋說:「那些人正在許願。傳說只要把硬幣丟進許願池,就可以實現心裡的願望。唉,這些錢如果可以扔到我的口袋裡就好囉。」

「小潔也對我說過許願池的故事。」黑拉拉說:「她生病以後,我在人行道上找了十幾枚硬幣,丟進那個水裡。可是,我的願望並沒有實現。」

「也許你的願望已經實現了。」小岡笑著對黑拉拉說:「王老先生和我一定會幫你救小潔的。」

黑拉拉滿懷感激地仰望著老王和小岡。「醫院我大概進不去了,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們小潔在哪裡。」

「哎……如果撿到墨鏡,我扮盲人,黑拉拉裝成導盲犬,這樣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走進醫院了。」老王不懂黑拉拉的狗語,但他的自言自語卻正好接上黑拉拉的話。「只是醫院這麼大,小潔住在哪個病房呢?」

「小潔喜歡百合花,她說即使生病,她也要種一盆白色的百合花,放在窗口。所以……」黑拉拉仰起鼻頭,努力地聞著大氣中的氣味,空氣中飄盪的廢氣、香水和煙塵,讓牠的嗅覺有點不靈光,但是一朵百合花清新的形象朦朧地出現在牠的氣味世界中。

「在那裡!右邊三樓的窗台,有一盆百合花!」




小岡一行人來到群眾聚集的噴水池旁,老王把塑膠袋託給黑拉拉看管,然後將小岡和諾布倫放進胸前的口袋。一切準備就緒,老王開始進行他的拯救計劃。

「唉喲……完蛋了。我要昏了!」老王誇張地慘叫幾聲,「快送我到醫院啊。」說完這句話,他慢慢地軟倒,躺平,閉上眼睛。

悶在口袋裡的諾布倫說:「嗶,演技很爛。」

「噓!」小岡在諾布倫光溜溜的腦袋上敲了一記。

一陣風吹過,將三樓窗口的百合花香飄送到黑拉拉的面前,牠情不自禁地低聲嗚咽著。已經過十分鐘了,老王仍然躺在廣場上,男男女女走過他身邊,卻沒有一個人停下來伸出援手,只聽見無數的耳語,在燥熱的空氣中迴響著——

「好髒。」

「會不會傳染?」

「媽媽,那個人在做什麼?」

「小孩不要看,快走!」

「警察怎麼不出來管一下啊?」

「這是什麼社會!」

黑拉拉再也忍不住了,牠發出一聲淒涼的嚎叫,一咬牙,就拔腿往醫院大樓跑去。

「黑拉拉!」瞇著眼睛偷看情況的老王,不禁喊了出來。
說時遲,那時快,諾布倫發射它的伸縮手臂,一手纏住黑拉拉的尾巴,一手在小岡的腰上打了個圈。黑拉拉把諾布倫和小岡拉出老王胸前的口袋,像風箏般飛行在半空中。

老王的計劃失敗了,沒有好心的路人把他送進醫院,他只能坐在地上,目送著黑拉拉闖進醫院大廳,往二樓狂奔,一群人類大呼小叫地跟在牠身後,有一個人手裡還拿著拖把。





黑拉拉上氣不接下氣地奔跑著,一邊閃躲障礙物,一邊尋找著空氣中稀薄的花香。「小岡、諾布倫,快到了,那個房間裡有百合花!」牠靈敏地閃過一個驚叫的女護士,鑽進那個充滿百合花香氣的病房。

明亮的病房裡,病床上有一個睡著的女人,靠窗的小桌上則有一個插滿百合花的玻璃花瓶。

「不是這間!她不是小潔!」黑拉拉轉身越過那名護士,卻一頭撞進一個男人的懷裡。

「好哇!是上次那隻拉布拉多!」這人手裡拿著一根拖把,隨手就是一棍,黑拉拉低頭躲過,在男人的胯下找到空隙,一溜煙地逃跑。「死狗!別跑!」男人緊跟著追上來。

「呼!呼!呼!是小潔!我聞到她的味道了,在前面那個房間。」黑拉拉覺得四條腿都快散了,但牠還是忍耐著。「小岡、諾布倫,等下你們自己進去,我要繼續跑,引開人類。」

「黑拉拉……」小岡的心裡很激動。

「就是這裡,小潔拜託你們了!」黑拉拉說完這句話,轉身向那個揮著拖把的男人跑去,小岡和諾布倫鑽進病房門縫,卻看到一道閉不透風的玻璃門。

一個短髮而蒼白的小女孩,穿著一襲雪白的衣服,趴在玻璃門裡面,望著鑽進病房的小岡和諾布倫。

「嘿。我看到你了。小天使。」小女孩微笑,「你是來帶我走的嗎?」

「嗶!」諾布倫滿「中央處理器」的疑惑,「怎麼三號行星上的人類都想走啊?」

「不。我們不是天使。我們來自另外一個銀河系,我叫小岡,它是諾布倫。妳是小潔嗎?黑拉拉叫我們來……」小岡把黑拉拉和他們在公園相遇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黑拉拉……竟然被爸媽遺棄了。」小潔嘆了一口氣,「不過,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教我生了這種怪病呢?」

「嗶!黑拉拉為了救你還被人追打呢!」諾布倫覺得小潔這個人類太冷漠了。

「嘻!沒有人可以救我。你們知道我生的是什麼病嗎?」小潔站起來,走向書架,從書堆裡抽出一本厚厚的地球大百科。她指著書本的封面,那是一顆藍色的行星——地球的照片。

「我對地球過敏!我對這個世界過敏!哈、哈、哈!」小潔歇斯底里地大笑,「這個世界病了,地球上的陽光、空氣、水全被我們污染了,你們聽過溫室效應、戴奧辛、重金屬嗎?」她把地球大百科摔在地上,砰然一響。

「相不相信,我一踏出這個玻璃門就會死。我……我不能摸黑拉拉,我連窗口的百合花都看不到。」小潔望向緊閉的窗口,那裡竟然無法透入一絲陽光,這個特別設計的隔離病房,將小潔完全隔絕在世界之外,病房裡的一切,床、傢俱、光線、空氣、衣服、食物,都是醫學專家精心製造、調配的。

「小潔……」小岡取出那個盛放種子的透明圓盒,「這裡有兩顆種子。紅色心形的是急救種子;另外這一顆藍色圓形的,它有強大的生命力,我們叫它大自然的種子。我把它們都留在這裡。」他把圓盒擺在玻璃門旁邊。

「小潔,我們的母星蓋亞其實和地球很像,也是一顆藍色的星球,只不過它在幾百年前就死亡了。年輕的蓋亞人都搭上星艦,航向無垠的宇宙,尋找可以居住的星球,老年人卻被我們留在即將滅亡的蓋亞星上。從那以後,我們就沒有母星了,只能在宇宙裡四處飄泊。」即使隔著一段距離,即使這麼微小,小潔依然可以感受到小岡哀傷而熱切的目光。

「地球還有希望,只要妳願意走出來……」





薩拉沙泰號因為先鋒號沒有及時回報,就派出另外一艘探索船接回小岡和諾布倫。坐在回航的太空船上,望著窗外的三號行星,小岡心中覺得百感交集。

「嗶!我覺得三號行星是個有希望的星球!」諾布倫突然大叫。

「笨蛋,這個答案你慢了半天才想出來!」

「不是啦,你看那邊!有一個綠色的點正在不斷地擴大!」

「是小潔!她把大自然的種子種下去了!」





小潔站在三樓的窗口看著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世界。

她走出玻璃室,剛把大自然的種子埋進百合花的花盆裡,藍色的種子就不可思議地發芽了。翠綠的莖葉瞬間爬滿整棟大樓,接著又像春風吹拂大地,綠意迅速地蔓延,把整座城市都變成森林。天空飄起細雨,轉眼間卻又放晴,蔚藍的天空在雲朵間露臉,習習的涼風吹來,小潔忽然聞到一股清新的花香,她喜愛的野百合竟然開滿整座廣場,形成一片雪白的花海。

「種下大自然的種子,長出藍色的行星。」小潔喃喃自語,「天使,你看見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horen 的頭像
fuhoren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