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傍晚,附近公寓大廈的外籍女孩們,紛紛將僱主的父親、母親推送到這座公園。

像是候鳥,日復一日,她們熟悉這裡的日照和風向,涼亭旁的樹林有最好的蔭影和晚風,她們把輪椅停在這裡,讓老人們相聚,彼此無言地瞪視,她們就開始談天、交換他鄉生活的甘苦。出來運動、遛狗的附近鄰居對這個現象,早已經司空見慣了。也許是出自於同理心或羞恥心,也沒有人多說一句話,我常想:「有一天我也會加入他們吧……」

夏天,日落得愈來愈遲。我走過公園,看見新面孔的外籍女孩,伴著一個落單的輪椅老人,坐在涼亭。長髮及肩,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束起,或改留短髮。她對著老人,認真地、輕輕地哼唱著異國語言的、充滿鄉愁的曲調,老人的表情還是一臉茫然,視線落在旁邊黃金榕的樹叢。我微笑,向她點了點頭。她也回應地點了一下頭。

「你是從哪裡來的?」

女孩說:「越南。」

「那你唱的是越南歌嗎?」

女孩點頭,「是唱給小孩聽的。」

我心想:「不是思鄉的民謠,而是搖籃曲啊……」

一陣晚風,她的笑聲泛開來了,出人意料地開朗,只是暮色太深,已經看不清楚少女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