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先後順序了,是先開放教室,還是圖書館呢,總之我們班上某些人,會留在學校裡 K 書,直到晚上九、十點。還記得,圖書館晚上還會放冷氣,空氣中有這座圖書館獨有的潮涼的氣味。

我印象深刻的一個鏡頭,是那個以前不大用功、愛耍帥的同學,在明晃炎熱的下午,坐在新民樓教室的一隅,穿著白棉背心和刷白的卡其長褲。有人一搭一唱地開了玩笑,他側頭笑了一秒鐘,眼神又轉回課本,喃喃地背誦什麼。

聯考真地改變了人。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