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六,在台北誠品書店買完四本關於文化研究的書後,我搭公車回到公館,準備駕車回新竹(我把車子停在台大附近)。那個時候是晚上十點多,新生南路上仍然是車來人往。
「中、永和現在應該是塞車,」我想,「吃完第二攤的台北人要回家了。」所以我決定不走來時的北二高,改走中山高回家。

中山高速公路,一條歷史悠久又狹窄的高速公路,中壢過後單向只剩二個車道。

我以時速一百公里的速度在公路上行駛,那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左右,中壢過後的部份路段,車煙稀少。我在少車的路段開遠燈,因為怕撞上迷路的野狗。突然間,我遠遠地看見右前方一、兩百公尺,有一個小小的、正在向北上方向走來的人影。

等我開得更近時,我才看到一個國小學生模樣的小男孩,穿著白色的 T 恤和深色短褲,頭低低地,慢慢地在路肩上走著。

通常我不大可能在高速公路上,搭理攔車要求幫忙的路人。因為很可怕,尤其是深夜時分,台灣的治安又如此惡質。但是看見這樣的一個小男孩,深夜在高速公路上走路,此情此景,實在讓人於心不忍。

我小心地減速,把車開到路肩,停好。打開車門,我快步地回頭跑向小男孩,喊了一聲。小男孩沒有聽到我的聲音,仍然自顧自地往前走。我連忙跟上去,在距離他大概一、二尺左右,我提高音量,再度叫了他:「小朋友!怎麼一個人在這邊?」

「我要回家……」小男孩緩緩地轉過頭來,低聲地說,我看見他額頭上偌大的傷口,正汨汨流著鮮紅的血液,細小的左臂只剩下半截,「我要回家……」?

我嚇呆了—拔腿往車子的方向跑,耳邊小男孩「我要回家」的聲音盤旋不去。我跳上車子,正準備駛離路肩,卻看到正前方,三三兩兩、身上滿佈血跡的大人們、小孩子,扶老攜幼地在路肩上朝我走來。

十餘個泛著白光、模糊的身影,臉上哀淒的表情,各種不同的口音,喃喃著「我要回家」。

靜謐的高速公路上,只有車子引擎微微的振動聲,不知道怎麼地,我的眼淚靜悄悄地流下來。我緩緩地駛離路肩,並且默默在心中祝禱,希望他們能夠早日回到心繫已久的家園。



創作者介紹

fuhoren

fuhor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楊位寅
  • 盧果是我,我早就尿褲子了!
  • fuhoren
  • 我應該會嚇癱在路邊……
  • 糖糖
  • 是我可能當場昏倒ㄌ=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